太困了💤

忠实自我表达,圈子众多,请慎重考虑

双璧|被原谅、被毁坏与被欺骗的(下)

@凉州词 è¿˜æ˜¯è¿™ä½æœ‹å‹çš„饭!!



我照常在米达麦亚元帅家门口停了停,他正在喂街边的一只鸟,没有看到我。我也凑过去看,鸟长得细长,黑眼圈,红嘴,正在元帅手中吃东西,我只靠近了一下,鸟就像意识到空气冰冷,不幸降临,立刻飞走了。

米达麦亚看向鸟飞走的方向,脸上什么表情都没有,就像一个正常人初次练习如何对待死亡一样,他说话少了一半,就算说也尽量避开战况,皇帝,托利斯坦战舰的旧部,办公室文件。正常人应该多聊家庭和幸福,因为工作本质上算什么幸福呢,拜耶尔蓝以前是这么评价的。这位下属有时观摩上司的家庭,批评我的各种行为,认为这是浪费幸福指标,白瞎米达麦亚元帅的一片苦心!

现在这声音犹胜在耳旁,我却轻松地从他家的门框走过去,就像我以前做过的千百次一样。爱芳夫人的眼睛很沉静,她拥抱了丈夫,开口说话。我却听不见,这里和那里像蒙了一层毛玻璃,在军校我学唇语学得很粗浅,顶多能分清楚我爱你和脏话之间的区别,显然这句不属于其中任何一种。啊,夫人在说“路上小心”,或“早些回来”吧。米达麦亚已经听了很多遍,还从来没在我面前听过,每次我见到他时他已经坐上了车,现在我好像在偷看一段米达麦亚从未在我眼前放送过的合集,这种行为并不使我可耻,因为当事人如果发现,会认为这是光明正大的关心,我的羞耻之心也就无处可来了。他家门口跑出来学步的孩子,说话黏黏糊糊,我就更看不清楚了。他笑,米达麦亚也笑,拍拍这家伙的脑袋,好像在抚摸一只路过的猫。


我讨厌孩子,米达麦亚曾经评价过这是对婚姻果实的逃避,他说,就是难以想象到罗严塔尔元帅会觉得养孩子的责任比打仗还要难。

我说的确如此,打仗只有两种结果,失败或胜利;孩子大概率也会养出两种结果,轻微憎恨你和绝对憎恨你,还有一种会把你半夜杀掉。

你也太激进了,米达麦亚不赞同地举杯,孩子是创造物,绝对不止有憎恨父母的。

我说阁下说的是,还有一种憎恨社会的。

米达麦亚看起来急得要跳起来掐我:创造物有无限可能!

我点了点头,把酒杯中的酒喝掉,表情很揶揄,我说无限可能也只会往一个倒霉的方向偏颇,孩子只是阁下自私的产物。我们在陛下的军队效力,哪天身故,留下的孩子也是会怨恨你的。

米达麦亚竟然认真思考起来这个问题,觉得这种可能比我那一套有道理多了。我说阁下难道惧怕有自己的后代?米达麦亚摇头:当然不,但是你说的有道理,这样出生的孩子的确是自私的产物…

米达麦亚郑重其事:等陛下的伟业结束,我就要回去生孩子,让孩子一出生就沐浴在家庭之爱的阳光下。

我说阁下辛苦了,为此举杯。

米达麦亚和我碰杯,但说我不怀好意,你是在怕承担责任吗?

我一笑,只是觉得太麻烦了而已。


米达麦亚终于出门了,和我同坐一辆车。第一天,无事发生;第二天,无事发生;第三天,我并没有前往米达麦亚的住所,而是去了我已经废弃的办公室。办公室内什么都没有,也什么都有。纸,钢笔,视话系统,皇帝陛下在这方面像一只坏脾气狮子猫,不高兴就打翻桌子上的一切东西,打翻之后还会想是不是不该打翻,坐在桌前仔细思考,最后拿爪子沾沾墨水批准,我就这样毫无悔意地想,如果一切结束,如果一切未结束…

第四天,我又和米达麦亚坐上一辆车,他手里多了一卷文件,我看了看,是给军务尚书的。这份文件批得草草,类似于要不要加强夜间巡逻之类,其他无事发生,就买了蜂蜜小圆面包一个。他走回家的时候停了一下,就像在路上突然想起去年的一桩错事,现在正站在路中间十分后悔。可是时间已经过去了,就算他说的每一句话都如此确凿,就像镌在石头上一样,也没有人留在原地哀悼,没有人来为故事的石头送殡。

事情已经到了这个份上,风雨是风雨,晴天也是风雨,我的头上一时不停地往下落淅淅沥沥的雨,伞一挡就会变成瓢泼大雨。米达麦亚是从来不信的,他来给我打伞,结果就像从房间里出来一样,我被淋得睁不开眼睛,只好在伞中预言我如果被水淹死掉,也是快事一件,尸体随河流在星球上奔流,日夜不息。他叫我闭嘴,说他要搞清楚为什么伞里也会下雨。伞里本不应该下雨呀,我的朋友根本没有错,他的认知正常,只是我不存在于认知以内。我到这个地步才发现,我是米达麦亚这辈子都不应该认识的人。


第五天,路过米达麦亚家,看见他拎着一条树杈回来了,其他什么也没有,估计是去捞什么东西了吧。我的唇语技术越来越好了,甚至能解读出“今天的饭菜真不错”和“隔壁的猫就是个大笨蛋”这种话。我坐在他家沙发上,我最常坐的一个窝,但是现在不能带来任何凹陷。米达麦亚目光转到这边的时候愣了愣,又像什么都没看到一样。我觉得无趣,就游荡去门外,街边的灯一盏一盏亮起来,像以前的千百次一样,我站在门口和米达麦亚告别。

此刻应该说一些有纪念意义的话,我却什么都想不出来,我随便挥了挥手,就像我明天还依旧在这里一样。我透过玻璃看见米达麦亚出门在打电话,他正和人谈论天气。

他说“今天天气不错,但早上遇见死在泥潭里的鸟一只”,我说死掉的鸟有什么可看的,脚陷在水泥地里的狗还比较多,阁下去养狗吧。


他说“我尝试去捞鸟,可惜失败了。”我说失败就失败吧,难道这有什么奇怪,不过是一只鸟而已。


米达麦亚固执地摇头,就像他能听到我说话似的。接着他开始大声谈论孩子,就像这是拜耶尔蓝给他打的电话,询问如何是家庭生活的典范,他只是光明正大地分享给对面类似“小孩不能出去吹风”,“不要洗澡洗太多次”,“已经长高了”,“就是打掉了花瓶两只”。我笑说听起来像只没多大的猫。米达麦亚元帅停了停,他抬头的时候我看见电话根本没开,他误以为这孩子的情况是我最关注的问题,实际上我是卑鄙的人,我最讨厌孩子,但卑鄙的人接受礼物也是会说谢谢的,米达麦亚不需要我谢谢,他挂断电话回去,拥抱了他的妻子,愉快地回到了晚餐上。


我说完谢谢,就要去另外一个地方了。




双璧|被原谅、被毁坏与被欺骗的(上)

是@凉州词 è€æ¿çš„梗!写成双璧分上下请老板吃吃!很喜欢这个梗!




事情结束之后,我回到军部去送报告,看到皇帝花园中两只鸟平静地溺亡在池塘里,眼睛凸出,翅膀平铺在水面上,好像一团脏乱的羽绒垫。我停下来看水里的鸟,发现还是两只幼雏,眼睛上已经停了两只苍蝇,我挥手驱赶,但无济于事,因为我实在离得太远了。落到这等地步是赶不走苍蝇的,我清楚明白地知道这一点,把准备给奥贝斯坦的文件卷成一个纸筒,驱赶上面的苍蝇。平时这只是举手之劳,但我现在在对岸,只能在岸上不计代价地大喊大叫,放火烧纸,失去重要的文件,只为驱赶几只苍蝇。罗严塔尔曾在某次聚会后戏称此举为莽夫,他拿着酒杯祝我长寿,语气却相当尖刻:贵官当属千古前后第一人,这样的战术必定是经过思量的吧。

我没好气地说你绝对喝多了,否则莽夫就太多了,陛下是管不过来的。

罗严塔尔只是从酒杯后面意味深长地看我,我默不作声,突然想到他说的话,莱因哈特皇帝的亲口命令,每位元帅都要去剧院培养情操,我坐的地方前后没人,只有罗严塔尔。他看戏剧好像普通贵族,脸上有涵养的高傲和礼貌的粗鲁,拿着军礼服手套一直看到幕布拉上。他转过头来问我说怎么样,阁下有被陶冶到情操吗。

我诚实地打了个哈欠,没有。

他忽然笑了,说总有一天阁下会在这上面吃亏的。

我坚定地打断他,戏剧终究是戏剧而已,有谁会大费周章地找一把剑!


现在这句话应验了,罗严塔尔说话像谶语,我前半生自诩没有做过后悔的事,现在看来所有的后悔的机会都会汇聚成一件让人无法面对的倒霉事。我对着湖中无声地挥舞手中的卷纸,像个精神病人。谢天谢地,拜耶尔蓝没有经过,但鸟的确和活着的时候一样,再过五天尸体会逐渐沉入池塘,几个月连骨骼都会化成泥土。我干巴巴地想,甚至感到疑惑了,我怎么会这么想呢。在目睹其他人离开的时候,人是不会想到死亡之后的事情的,我自诩和罗严塔尔是朋友,朋友离开后不应该是这样,我回家,吃饭,有时怀念,然后继续生活,朋友不应该带着所遗留的希翼接着生活吗?而我正在拿着纸卷,固执地站在对岸,驱赶一只根本赶不走的苍蝇…我真挚地多看了两眼,竟然觉得想哭,于是把眼睛闭上了。


一直以来我都十分正常,此时竟然看到了残破的幻象。剧院里的罗严塔尔向我一点头,原来大名鼎鼎的疾风之狼会写诗啊。我没有说话,因为我知道我是不合适当诗人的,罗严塔尔或许比我更有资格,因为他总受过一些贵族鸡零狗碎的教育;他或许比我更没资格,当诗人的罗严塔尔绝对活不到三十岁,应该会在二十八岁那年枪毙。而现在三十二岁的罗严塔尔还站着我面前,我严厉地批评他,真幸运啊!特里斯坦不是诗集。罗严塔尔哑然失笑,他说,他永远都不会成为诗人。我说这样最好,别关心湖里有什么了,反正不是仙子,也没有一把名剑。

罗严塔尔心不在焉:名剑落在我手里可惜了,落在阁下手里更合适。

我问为什么,罗严塔尔回答说,因为我必定不会因剑而亡吧。


我做了什么呢,我让他住嘴,死这个词依旧太大了,谈论时留着几声空旷的回音,我很不喜欢。人怎么能知道自己的死法呢,这本身就是不公平的,因为死亡不可规避,难道可以拿死法来推测自己的死期吗?拿不公平的标准和预见去衡量死亡是最愚蠢的决定。我不高兴,于是瞪了罗严塔尔,罗严塔尔大笑,我的朋友,你不必担心,我不会用这样的双手剑。

罗严塔尔又说,我自然也不会这样毁灭。

我看了一下布景中间金色的剑柄,叫他快闭嘴,不要再说了。



彼时罗严塔尔还在军校,为人十分糟糕,已经染上了一些社交恶习。舞会啦,交际啦,欺骗可爱美丽的女性啦,我身为他的友人,竟然没有劝说过他一次。这本身是违反我道德感的事情,但我真真切切地放弃了我眼前的无数机会,在走廊、宿舍、餐厅、傍晚,在无数日夜中叮铃作响的机会。我心安理得地认为罗严塔尔很重视我,一见如故,只要我多次提出其实应该尊重女性,实在不行就拿断交威胁他,我不是恶人,他一定停止这种行为,宛如用一根树杈捞起深陷泥潭的人。我要做的就是把他带回去,好好洗个澡,这些脏污就会流入下水道,再也不见天日,只要我不说,没有人能想到官拜本部总长的罗严塔尔元帅落入过泥潭。但我只会严厉地训斥他不要因为女人坏事,金色眼睛的不行,蓝色眼睛的也不行。罗严塔尔只会一笑,发表一些女人不可信的言论云云,云淡风轻地撇开了,只有我日日夜夜在违反我本身道德心的阴室里苦祷,平静地等待罗严塔尔亲口欺骗我。我从第一眼就明白罗严塔尔其人一生中充斥着许多谎言,要么最后攒成一个弥天大谎,要么连他自己都被糊弄过去了。但我不是这样,或许这是与生具来的天赋,我看得出他在欺骗,在撒谎,在泥潭里露出笑容,我既没有等待他求救,手上也空空,竟然什么也不能拿,只有一条纸筒,我把纸扔进去,不一会就被水泡烂了,而罗严塔尔根本没伸手,他意味深长地向我点头:真应该敬畏卿的口才,准备把水都抽干吗。

我不死心,第一次听见自己的声音里充满怨恨:为什么不求救?

罗严塔尔把那卷纸打开,甚至核对了两条军部的计费数目:阁下手什么都没有。

我说我可以找,四周都是树木。

罗严塔尔耸了耸肩,有树杈就一定能捞起我吗。

我很没好气:难道我应该看见贵官就放弃?

他在水潭里露出笑容,把纸筒完全撕碎,撒在水面上,火竟然也烧起来。他说,不是这样的,米达麦亚。

他的表情甚至很冷漠:…你最痛恨的是有人放弃求生的本能,你也没有在等待谁呼救,因为这点都注定好了。你手无寸铁,我终将会落入这个地步,花了整整十余年的时间做准备…现在终将到来了,你伸出手是不是只因为你的羞耻之心?

我没有说话,看见水里的火一点一点变大。

罗严塔尔问,你在缅怀吗。

我诚实地摇了摇头,我说我在想爱芳做了什么晚饭。正常人应该在此刻想到和罗严塔尔的经历,我和罗严塔尔是生死之交,在xx战役之前我就认定他是我的朋友。但我没有,我只想到傍晚的晚饭。

什么晚饭能让贵官如此心心念念,罗严塔尔笑到,有上次的早饭好吃吗。

我说比三明治要强,这次改良了牛肉饼,汁水丰富,有空你也来尝一尝,拜耶尔蓝吃了三个呢。

好吧,罗严塔尔露出不太为难的表情,就照你说的做,什么时候?

我突然卡住了,因为我不能说出明确的约期。古地球有很多类似湖中鬼怪的故事,有人看见斧头,有人看见珠宝,有人看见冤魂,而罗严塔尔是不加装饰的,他和那两只鸟一模一样,保持着他轻易死掉的样子。我感到一阵恐慌,故事里生者不能提到活人的日期,否则死掉的人会意识到他已经死了,在湖中变成可怜的几个泡泡。我正在想解决办法,罗严塔尔对我一笑:米达麦亚,我已经死了。

我说,你说得都对。

我说,真奇怪,我应该刚才该为你这家伙哭泣,顺便把整个夜晚都赔上去…结果现在我并不想哭了,在你死前我过着一种生活…死后还会将是另一种生活吧。

大名鼎鼎的金银妖瞳问我,什么生活?

我摇摇头,我不知道,但有相似之处。你是诚心诚意呆在泥潭里,对吧。

他没有回答我,此时火烧得更大了,我心里却一阵轻松。我把手中的纸筒收回来,我说就明天吧,爱芳不想等太久的。


我把交给奥贝斯坦的纸筒扔进了水里准备回家,我已经不配拥有幻象了,而下一个给池塘换水的人永远不会知道这里卧了两只鸟,证据只有我这里留存,“宇宙历八月二十四日,看见溺亡的鸟两只…”,甚至几只兔子,几条鱼,尸骨汇成河流,血肉融成礁石…再过一段时间,连泥土都不会存在,这片地上将会种上莱因哈特陛下亲指的新花,像瑰丽的树木。我知道我要遭到报应了,下地狱,火刑,或者活生生推着一颗石头上山。多么纯粹的恶啊,可是宇宙历已经过去了几百年,并不存在这样的地方让我赎罪,冰天上的人不会施以同情,地下的同属也不会复仇。我只能在这里,是一种极不好结局中的好结局,我没有落泪,甚至很平静,就像水中的火烧起来一样。


我回到家,爱芳对我打招呼,我拥抱了我的妻子,然后光明正大给他打电话,电话沙沙作响,我说喂,你有在听吧。爱芳就在我旁边,手上拿了面糊准备烤饼干。我的妻子是合格的妻子,她只担忧地对我点头,随后礼貌地退到厨房里。我先谈论了天气,能发现我实在不合适谈论天气;之后和他讲起湖来,湖,湖上的鸟,池塘,水里的火,我不记得最后又说了什么,最后胁迫罗严塔尔请客吃饭作为点题,我说,时间差不多了,我要带三明治去开会了。

我说,再见。

lof也搞ip了吗,很讨厌⋯有没有机会换其他平台⋯

俏砚 |乱雪

*不预先设定背景,可以自行理解,我流搞笑(还挺搞笑的)


俏如来回来的时候凌晨三点,我正做梦,依他说躺在床上表情凝重,双手合十,像求雨一样。此人早上七点半准时发出一些礼貌的声响,走进卧室告诉我这事之前还轻手轻脚,坐在床边观察五分钟我有没有在睡觉,遂礼貌地握住我手:砚寒清。

我装睡,没回答。

俏如来恳切地握住我的手,我说什么事,今天是休息日,人可以睡到九点。

俏如来说昨天我三点回来,你梦见什么不高兴的事,我可以为你开导。

他把脸凑过来,我把眼睛闭上了。正常人都会觉得这是委婉地请他出去,俏如来不归于此类,依然诚挚地握住我的手。假如有师伯来讲他来实验室一趟,俏如来会据理力争说这是为朋友排忧解难,从朋友聊到项目,从项目聊到国家,从国家聊到拯救整个九界云云,而千里之行,始于足下,我的朋友出现了如下几件事情,就是我要为之努力奋斗的事情,这事情放眼九界是什么影响,放眼本地是什么影响,对我朋友个人什么影响,非常之宝贵,非常之典范,值得先不去实验室。默苍离听到第三点估计就不听了,开着免提吵杏花君耳朵,就算杏花君十分不满对俏如来大喊大叫你给我来实验室,俏如来会干脆把我拖走,拖走了不能躺在地上吧,也不能躺在办公桌上吧,站着不动在屋里显得尴尬吧,只有帮他干活,所以我继续闭眼,这样可以假装他胡扯。

我一开始不大信,因为下雨还是要上班,梦里许愿必不会如此无厘头,应该许愿下大雪的。发洪水或许管用,依俏如来的品德心性,他会鉴定地划船去上班。俏如来在我师伯那里做研究,我师伯我见过两次,不爱笑,做事前高深莫测看人,然后看文件,然后再看人,等人开始自己从早上仪容仪表开始反思到出门品德品行,想了一遍觉得没错,真挚而发愁地告诉他不知道,师伯也不说话,一般从学术方面和人格方面都进行了一些鄙视之后,告诉此人:回去再想。俏如来耳濡目染,先对我装睡高深莫测一笑,再真诚地提醒我现在是夏天,夏天,不会下雪的。

我叹气,一因为睡觉睡不了了,二因为俏如来此人有一些特殊的自适应空气的能力,礼貌且蛮不讲理地问我饿不饿。

我说不饿,昨天聚会吃老乡做的芋儿鸡,有点太多了。

俏如来眼疾手快告诉我淀粉吃多了不消化,列举症状种种,介绍人体营养学云云,需要吃早饭的。

我说好吧,我去下面条。

我说,你吃什么?

俏如来不胜感激地告诉我他也吃面条,不挑食,香菜加葱花红油辣子也可以,如果可以有一个蛋…

我打断他:你加一个蛋。

俏如来礼貌且不胜感激:我加一个蛋。


蛋是拿油煎的,冲了开水进去,汤色发白。俏如来一边把鸡蛋壳扔掉一边盛赞我的面条好料,外面很少能碰见这么大的煎蛋…我说加了两个蛋清。俏如来笑道,另一个蛋黄呢。我不卑不亢给他看看我碗底的鸡蛋黄,一点猪油,紫菜和胡椒葱花。俏如来大力拍我肩膀:砚仔,多吃一点。

我说这勺猪油不给你了,俏如来光明正大地看我,先看我,再看半勺油。这人就这点讨厌,明明已经有答案,永远不开口,就像他深知我还是会把这半勺猪油给他,他也不会主动说出这个答案。那时候讨论解决办法、问题走向、失去与命运在一瞬间都没有用了,因为这或许是条岔路口,可俏如来永远不走,他只目送所有事情走向终点。就像为每个人撞钟的住持,欲星移常评价说俏如来的确有一些佛道的,无论是丧钟还是喜钟,他总是会撞的。以前常常是师伯担任这个角色,师伯不爱笑,往往什么人都不看,捱也捱过去了;俏如来爱笑,不光什么人都看,还偏偏陷入其中,应该是最似人的,所以也不能说是冷酷无情地看向终点。人哪有愿意孤独的呢,他或许不愿意,或许手很稳,或许也有颤抖,但我始终相信俏如来会撞钟的,多情地敲响,再回头走去。至于看没看人,我不清楚,因为这事我也不敢细想,想多了容易倒霉。人不辞路,虎不辞山,我是个容易犹豫的人,在俏如来面前,一犹豫就铸下大错,如此种种恰似俏如来的项目,恰似俏如来的一碗鸡蛋面,恰似俏如来碗里的一勺猪油。

俏如来吃面条时也是很文雅的,声音不大,先挑两颗不够新鲜的青菜吃,再搅开盐和胡椒粉。只是灯泡突然坏了,我只能摸黑去找蜡烛。房东是个好人,家里干净,在年上颇有富余,已经很少有人愿意把房子出租给我们这样的人了,在我和俏如来淋成落汤鸡过来前一夜熬过一碗清汤寡水的鸡汤。俏如来对着鸡说行此大礼,不用不用,我对着鸡说添此麻烦,多谢多谢。房东是个浓眉大眼的小伙子,切了一声,在汤里放胡椒粉,三个人在灯泡底下喝得满头大汗。房东喝热了,穿了件背心坐在过道上,过道上有把断了的铁锹,铁锹头可怜巴巴地躺在地上,就剩一根木棍立在屋角。俏如来好奇问原来先生是说什么的,房东瞥了他一眼,种地的。俏如来恍然大悟:原来先生会武!房东撇起嘴:什么会武,木棍就是打老鼠的,不需要会武!我说观此木棍脱落的方式,倚靠的斜度,可以料定先生并不简单…。俏如来捂住我的嘴,我闭嘴了,可是这的确是真话,房东对我们咧嘴一笑,踩在椅子上把灯泡换了。可是如今又坏了,我点燃蜡烛,烛光映出俏如来如雪一样亮的眼睛,房间里什么声音也没有,因为我故意把面条吃得声音很大,稀里呼噜,俏如来听见了,也开始稀里呼噜,一时间房间里都是吃面条声。

等面汤也搜刮干净,屋里唯一的声音又没有了。大概是没有人能忍受沉默,烛火晃晃的,我们开始猜师叔已经到了哪里,师伯到了哪里,北边?南边?西南边?俏如来拿筷子头蘸水在桌子上画地图,高谈阔论,话题从师叔到地图,从地图到交通之建设,从交通之建设到本地民生发展。我认为这一点挺好的,他永远会把话说下去,我毫无负罪感地接话就行了。人本身是具有拙劣的本性的,欲星移和我说过很多次,他和俏如来、俏如来的老师同属一类,自然对同类的接受度高一些,告诉我这些都不算拙劣的手法,只要有人心甘情愿,永远是心甘情愿的那个人承担这样的愧疚。我喃喃说真不是人啊,欲星移笑说你有好心,一心想走也是做不到袖手旁观的,天下事天下必,你还差一点。

我那时候很年轻,还顺着他的话问差一点什么。

欲星移闭眼,把檀香盖子一盖,像这事终于结束的表情:差一点狠心。

现在看这句话也算错了,我的导师欲星移真的是很不会预言的人,他算对的还是对的,算错的还是错的,没到师伯那种能把错变成对的程度。许多其中,我才是最狠毒的人。

俏如来突然不说话了,时隔三十分钟他突然发现我走神了,来问我在想什么。我说没想什么,想昨晚的梦到底有没有水。

俏如来立刻感兴趣:你还会记得你的梦啊。

我说主要是很难忘记你三点关门的声音,梦里仍有余响。

俏如来一点都不抱歉地说他抱歉,我摆摆手,含糊其词地说好像是有水的吧。有水,其高三层楼,其宽八个操场,称为小海。

俏如来说这是湖吧,湖,也勉强有水了。

我坚持说海四四方方,中间拿网隔开了,一边是两只黑黢黢的章鱼,腕足可以穿过网来抓鱼…所以这样的网有什么用呢。

俏如来眼神平淡地说想食章鱼腿,我看了俏如来一眼,他立刻开口:所以这样的网有什么用呢?

我说不知道,可能是为了保护章鱼吧。

俏如来不解:这么一看人还是可以从海边捕获章鱼,这样不是多此一举吗。

我想了想说也是,所以史先生高见?

俏如来不大乐意我叫他史先生,他本家在中原,长大过程磕磕绊绊,明显和他的身份完全不符,爹是好人,但是好过头了总没有什么什么好下场的。我谨慎评价道,心甘情愿的人总是要承担这一份根本子虚乌有的愧疚。俏如来也不生气,一笑而过,但仍旧不乐意我叫他史先生。我说好吧,俏先生,俏先生有何高见?

俏如来说,圈养。


梦里只应该是一连串意象,不应该有实际意义的。我想了半天依然觉得这是海,因为海边无树,水中还有荧光水母,千千万万聚散的光点向北边游去了。欲星移以前研究生物科学,半路改行进理论界,最后卡在能长舒一口气的地界上。他告诉我这种水母也是有毒的,触须到伞盖都有毒,人踩上去脚底刺痛,有时会因为神经毒素过多而死。但目前过海的办法只有这一个,我有什么办法呢。我慢慢脱了鞋,踩在一片荒芜的礁石上,网那边的章鱼沈在水里,水母又逐渐往北边聚集。

我叹了口气,我说俏如来啊俏如来,你可把我害惨了。


这个念头一直支持了我很久,以后我一遇见事情就在心底暗骂俏如来,这方法很有用,许多我以为不能忍受的事情都过去了。我站在台上时也这么想,如果人的一生收到的谩骂和赞美可以决定他以后去那里,俏如来一定已经被我说到下地狱了,只是地狱到底有没有还不好说,又让这小子混到了。我想,当初在图书室看一本圣经书,看了两页就被拿走了。少年多伤痛,俏如来甚至还写过新诗,早知道两本应该全看完,现在好骂得全乎一点。只是过去想起来已经太遥远了,好像蒙了一层梦里的海,俏如来看见会说想食章鱼腿,章鱼腿章鱼腿,我今为章鱼一大哭。我在海上时眼前模糊,过去我学了许多东西,仁慈,礼义,家国,什么都不记得了。脚底倒不是很痛,只觉得麻木,好像两根铁锹棒在行走。走得很慢,样子滑稽,但终究在走罢了。俏如来是不是在对面我也看不清楚,就像灯熄灭了一样,就像烛火熄灭了一样,什么都看不见了。我能隐隐听见笑声,不知道来自遥远的过去还是现在,将来我是不会去的,过去依稀,往事迷离,我以为钟声快响了。海边的钟声终于要响了,但没有,什么也没发生。海对岸也是一片荒地,我过来,依然什么都没有。


俏如来给我送行,过几天后他自己给自己送行。我放下面碗,拿清水洗了。人多说不定还会有些哭声,可是人太少了,两个人是不会有哭声的。看得出俏如来此时很想说一些煽情的话,类似经年之后友谊不灭之类的话,你去的地方如何?我像说冷笑话一样:很热闹,是西边,没有你在我觉得头上的霉运消失了。

俏如来笑笑,有正经工作感觉如何?

我说还不错,以后我是吃公家饭,多干一天活也是不行的。

他又继续笑,能看得出眼里有遗憾,可是还是什么都不说。但遗憾是不会掷地有声的,像一片夏天的叶子一样飘落下来,也明知道不是他的季节,可是落下来了,漂在水上,就和之前所有亮得像皂泡一样的梦一样,顺水飘走了。所有落地有回音的都不算遗憾了,这项福音我们是无权享受的,他没有,我也没有。


最后我上车了,俏如来和我挥手,逐渐缩成一个小点。之后五年我都没有回来,他也没有。新工作很充实,我什么都有,也常常礼貌地想起他,现在不骂了,但俏如来依旧害得我很惨,我在工作的时候有时候会想他在干什么,有时候不会想。人说来说去还是那些情分,一旦停止见面,情分就不会生长了,之后的每一天都是消耗。但俏如来不一样,他顽强地盘踞在其中一边,就像痼疾一样。很久之后误芭蕉看我的相片,指着俏如来的照片问这是谁,看起来很眼熟。相片上的俏如来笑笑的,打西装领带,被我从报纸上剪下来贴在以前的照片后面。

我说,一位朋友。

双璧 | 吹风

今日下班回家,米达麦亚赶赴蛋糕店取蛋糕。周末恰逢好男人与夫人结婚纪念日,只请了关系好的朋友赴宴,米达麦亚趁上班时间偷偷给我递请柬:你必须要来吧,这次有现烤蜂蜜面包,香飘十里,我尝过了,邻居家狗都来了……

我特意看了看时间表,煞有介事地点了点头,立刻编出一条理由,多谢贵官关心,我……

米达麦亚立刻打断我:你别装了,周五下午你一点事情都没有。

我说,贵官独断专权,陛下知道吗?

有名的疾风之狼冷静地拉开抽屉,把请柬放进我的文件夹里,卡得死死的,好像这张薄纸将成为我一辈子的通行证。安全的家庭幸福就存放在我抽屉里,垂手可得。米达麦亚是存心想让我观摩家庭生活的,光明正大把我的独身生活视作一种可以治愈的疾病。我知道他在战舰上偷偷打联讯通知夫人多做一份松饼,罗严塔尔元帅要来做客!但他又不认为我有任何疾病,但所做所为的确是一种无望的感化,类似和罪大恶极的罪犯推销美好生活,但他依旧做了,做得十分友好得体。你是不是只喜欢负责和人睡觉,某一天米达麦亚皱起眉头和我说,没有家庭,你就没有想过这样很疲惫吗?

我真诚回答:没有,如果阁下热衷于劝我和固定的人睡觉,还是不要白费力气。

米达麦亚被我气得跳脚,但这几年他都在战舰上,脾气明显得到了很好的锻炼,我在他手旁要了一杯咖啡,他只看起来很严厉地看向咖啡,后来一摆手对我说,算了,罗严塔尔,这种事情还是留给你去操心吧!

我笑说,阁下最不应该费力操心的,就是女人的事情。


后来米达麦亚依旧没有再提这样的事,直到爱尔芙丽德这样的女人出现,他教训我的次数渐渐多起来,巡航任务一结束就把我叫进他家里,甚至远远超过他休假陪伴夫人的时间。我们聊偏远的见闻,聊战术思路,聊家常松饼和水仙花的种植方法,甚至聊起诗歌来。军人不该做诗歌评论家,米达麦亚抱怨道,这样的虚无主义是纸上谈兵,帝国的军人不应该有虚无主义。

我说你说得很有道理,但如果虚伪可测算做一种主义,你宁愿选哪一个?

米达麦亚严厉地看着我,罗严塔尔,你不该轻信…

我说,我不会轻信,连贵官也会和我说这句话了吗。

我不会,米达麦亚看起来有点后悔了,他在松饼上放了很重的蜂蜜,我没有和他说今日夫人的手艺出了差池,蜂蜜味重得发苦,我只尝了一口,却要用比它苦千百倍的茶来冲淡这样的苦味。米达麦亚对我说,我相信你是有判断力的人…但如果要我选,我宁可你虚无,也不要虚伪。

我一笑,或许只有虚伪者可以苟延残喘地度过三十年,你却在盼望我早亡吗。

米达麦亚严厉地说,所以幸好是假设。

我同意:幸好是假设。


现在米达麦亚抓住我的手,强迫我摁住那张红纸,真诚地对我说:蜂蜜面包真的好吃的。

我干脆对他一笑:好。

我从小到大实在撒了太多谎,并不拘泥于我爱吃蜂蜜面包,甚至包括总长府盛传的我的喜好,罗严塔尔元帅喜爱美人,必定佩戴珍珠耳环,披上纱,嘴唇要有颜色,有一双白色小羊皮坡跟鞋。我知道这些都是白费力气,因为我和米达麦亚已做了十余年朋友,他仍旧不知道我的喜好,或许这种缄口不言是他的美德,或许他竟然会演戏,把我也骗了十年前后。但后一种的可能性微乎其微,我看见爱尔芙丽德憎恨我的脸,她打碎了家中许多件瓷器,就像对我的憎恨只能听见清脆的“啪”的一声才能缓解,否则她就要被这场大火烧死。她得意地以为我会生气,她会因此受到惩罚,可是我并不在意,没有人会在意几件普通的瓷器。我并不亲手来收拾碎片,只让这个女人来清理她亲手创下的乱局。爱尔芙丽德眼中充满诚恳的恨意,收起碎片的时候划了手,血一滴一滴洒在我的地毯上,她并不在意,我注视着地上的血迹不断放大,似乎要冷漠地观察她失血而死。我拿着这张红纸想,米达麦亚可算真正的朋友,但他的确是圣人,圣人身边应该只有信徒和要审的囚犯,没有朋友。很明显我并非信徒,这种烈火烹油一般的痛感从未威胁过我。人生来就是要靠火取暖,没有木材,只好来砍树;等周围都是荒地,就只好再把自己拆了来烧。所以米达麦亚并非喜爱我,而是出于一个正常人接近残缺之后的同情,他的喜爱慈悲又残忍地播撒在正视他的每一个人身上。

爱尔芙丽德路过我身边的时候告诉我,你真是无情的人。

她发出一阵大笑,把碎片收进垃圾桶里。


我穿了一套正装上门,我还是去赴宴了,给米达麦亚与夫人带去两瓶好酒,又额外给夫人一件胸针,是我在首都贵妇人常聚集的场所买来的。米达麦亚站着门口,端着一篮小面包,看见我之后把所有面包都递给我:罗严塔尔!你来了,快帮我发面包。

我说是,阁下提到的狗在哪里。

他愣了一下,紧接着哈哈大笑,去倒我送来的酒。

米达麦亚从不撒谎,这也可以算作是他的品德,面包很好吃,我端了一杯酒从他家的院子往外看,守备森严的官辖区竟然真的进了一只野狗,黑色的,毛看起来很脏,还因为皮肤病裸露出几块丑陋的藓。它隔着两条街看我,眼睛很亮,对我龇牙咧嘴。我把手中的酒洒到地上,米达麦亚从灯火通明的地方喊我,罗严塔尔!

我又看了那条野狗一眼,并没有回话。

米达麦亚隔着玻璃急了:罗严塔尔!

我背对着他举杯,说我就来。

米达麦亚问我在看什么,我说在看花,院子里的花长得很好。

米达麦亚得意洋洋地告诉我,那可是艾芳种的呢。

【约稿】瓜椒瓜|水月

*是非常君&冽红角双性转现pa,感谢@日日各 è€æ¿çº¦ç¨¿ï¼è€æ¿äººè¶…级好!日后给老板进行一些惊喜送上门活动…



冽红角打算写日记,没有其他原因,只是人忘事实在很快,记忆要用什么来衡量才作数呢。本子上的封皮被非常君挑挑拣拣,最后教她自己做了个壳,拿胶水厚厚地糊了一层。非常君坐在椅子上兴趣盎然地指点:这里要着墨,这里要画雀,烟雨蓬舟,红雪江南,画面要总,才是一个可以体会的意味。冽红角看不出什么意味,只愣了一下,你对这种事情感兴趣吗。非常君笑笑,她的笑很温和,偏偏眉梢尖利了些,这时一笑彷佛是因为她心情颇好。但如以前同寝室的地冥评价,像万金油一样,这笑好像是对你笑,但又不太诚恳,但怀疑者又会因为这种怀疑隐隐生出不自然的愧疚来,非常君主要依靠这种别人的愧疚和人说话,因此和人相处很好,和谁坐在食堂都不至于尴尬。她的一系前室友中天迹最容易相处,冽红角不明白怎么和她自来熟的,但等反应过来已经是可以勾肩搭背上卫生间的关系了。非常君啊,天迹咬着吸管正色道,冽红角被她的表情吓到,攥紧了手里的纸袋,里面包了她给非常君带的两个包子。天迹凑过来拍她肩膀,非常君啊,当然好相处啦,以前我们寝室热水五天有三天是她打,很细致的。其他信息嘛…你要不要贿赂我一下我告诉你啊,只要一个叉烧……哎!学妹别走啊!

冽红角第一次见到非常君实在太狼狈。她从小被当做国家队来训练,养母魙天下很少和她见面,有见面的时候只记得女人神情很慈爱,但这种慈爱中有不实之处,冽红角并不认识,也没有辨别的能力,被这种精湛的演技一骗很多年。她低头来摸她的头,然后轻声询问她最近的训练记录,好也罢坏也罢,冽红角是不会撒谎的,更缺少与母亲撒娇以取得宠爱的认识,她话就更少了。魙天下有时候开玩笑说冽红角真是乖巧,不比无生命的娃娃多一句话,让人中意。她错误地秉持这个理念到大学。大学,她见过了很多人,就好像她的世界原来是一张网,只有网内的四壁看,现在网破了,宽广了千百倍的世界跑进网里,送到她眼前。她第一次见非常君的时候因为训练扭伤了脚,受伤是丑态吧,她自己照顾自己的方式很机械,彷佛发肿的脚踝不属于她一样,冽红角面无表情地坐在休息室里,抬头看着明亮的日光灯,真刺眼啊,像明亮而寒冷的雪地一样。非常君推门进来,看见她包扎过的脚踝后耐心地把缠得乱七八糟的绷带解开。痛不痛?这是非常君和她说的第一句话,她的手很轻,上药的时候比教练和母亲轻柔百倍,她是没有嫌我狼狈的,冽红角想,或许有,但是她认为狼狈也是很正常的事情,什么人会因为承认狼狈而感到羞耻呢。她一时没有回答,只是闭着眼睛,嘴唇抿得很紧,非常君怕这是太痛了,拿她的杏色风衣盖在她腿上,太痛了就说出来,我在听的,她叹了口气,真奇怪,你怎么像个闷葫芦一样啊,不擅长和人说话吗。

冽红角闷闷说了今天的第一句话,痛。

非常君笑道,痛啊,那下次要注意,一会一起去吃饭吧。


饭吃的具体是什么,冽红角早已忘记了,她看见非常君给她剥虾,一双手的指甲剪得很得体,泡在虾油里红通通。冽红角本来不爱吃虾,海里河里的东西总有海底散发出来的腥气,她小时候淹水,根本也没有苦苦挣扎,养母交给她的一本插画百科全书上写窒息而死的人最痛苦,面目狰狞,但冽红角却是怀着很平静的心情沉下去的,她睁开眼睛看水面,好像已经离得很远,但好像又离得很近,伸出手就能触破这一层薄薄的水镜。镜子外面有无穷无尽的练习,有伤痛,还有魙天下,窒息就不那么痛苦了,冽红角模模糊糊感到有人拉她的手,指甲有些尖利,在她的手心硬生生摁出半月形的红痕。或许有海的一侧才是冷静思考后的抉择,于是她干脆闭上眼睛,悬在水中,任由那只手像放风筝一样,把她牵出来,又把她牵回去,游荡在任何一条河流、任何一片无名氏的海之中。这时候是没有非常君的,非常君在现在她的记忆中只是一片无辜的空白,她喜欢的事物有许多,可以投身的事物也有许多,不该被她硬生生拖入梦境,但她就是感觉这是非常君的手,除了她之外,还有谁肯拉她呢?

冽红角醒来的时候浑身冷汗,后背湿透了,非常君还醒着,坐在对面的灯光下。冽红角不好意思去问她在做什么,只是睁开眼睛看向天花板,闷闷翻了个身。你做噩梦了吗,她听见非常君说,半点询问她的意思都没有。非常君很随意来拉她的帘子,她亲手穿了五串珠子当珠帘,风过人行会留下痕迹,叮叮当地响的,像碎玻璃撞在一起的声音。非常君笑骂她不会比喻,怎么用这种词,不合适,这一串是声珠,先有泉流漱石,再有声若击玉;山溜何泠泠,飞泉漱鸣玉,现在我过也有痕,冽红角同学,这样的礼物总归满意了吧!

非常君和上一次一样,坐在她床沿上,冽红角愣了一下,往里腾了腾地方。非常君给她擦汗说,梦里好在的确是假的,也坏在的确是假的,梦到什么了?

冽红角说没什么,都是不相干的事吧。

非常君笑道,既然我不相干,不如就给我这样不相干的人讲来听吧。角君,拜托了,我真的看不下去课文了,救救我吧。

冽红角看着她的脸,这一句救被她说得很轻描淡写,也毫无求救者的狼狈,失败从来是失态的,但为什么非常君失败就不会失态、不会丑陋呢?冽红角一直把自己摆在被施救者的地方,平静,孤独,看着来往的船去去留留,岸边却没有一个人停留,她小时候试过对别人大喊求救:我在这里!我在这里!可是有魙天下呀,魙天下是女强人,平静地吩咐其他人都转移开目光,耐心地教冽红角,其实是并不存在这样的一道视线…什么样的视线会永远为你停留呢?她弄得浑身湿漉漉的,远看很狼狈,近看也很狼狈,但充满了不自知的倔强。这样的眼神非常君看过好几次,好像坚韧的藤蔓,尽管叶片上都布满了擦伤,但她移开视线的那一刻,这些藤蔓还是会疯长起来,包裹成一个绿色的茧蛹,这个港口就再也无人可以经过了。

冽红角一开始讲得很不流畅,结结巴巴地讲一些她生命中出现过的、或者说只在梦中出现过的东西:训练,专业知识,池塘,水中的颜色,雪地上的洞。一开始她打赌自己讲得很差,但很放心,因为非常君总是在听着的,是没有在评判她的失态的。之后她开始讲没有写过的日记,有秘密是一件很可怕的事吗,冽红角问,比如我很喜欢你,但是我向你隐瞒一些事情,这样就能消磨掉喜爱吗。

非常君慢慢地笑了,写日记啊,我给你做个封皮,做你的日记本好不好?


非常君会画国画,听地冥说已经学了十年,现在两支团笔就能画出三四只毛绒绒的小鸡,被天迹讨了去贴门,过年的时候门神就是非常君画的三四只鸡,被君奉天追着打,逃跑绕着家属院一圈。地冥冷笑到宁当鸡头,是讨了吉祥意味啊。非常君也不生气,拿来浆糊帮着贴拿两幅鸡,暗暗给君奉天指路。这次画封皮却是手把手教冽红角画的,拂上宣纸后拿笔,指点冽红角在枝头描了一只黑颈红翎的雀,纸上游舟,舟畔点灯,灯下是两个人,一个撑伞一个持剑,一幅画雨丝风片晕下来,倒也很有样子。主要是这只雀的眼睛是非常君点的,是融了金的亮色,像鹰隼一样窥破雨幕。非常君很满意:这样不会褪色,你第一篇日记想好写什么了吗?

冽红角想了想,老老实实说,写日记。


但非常君不知道,她一次也没有看过。那天吃饭的时候她也不知道,喜好是自己明白的东西,说给人听的都不叫喜好,因为有人诚实,有人可以装得诚实。那天吃饭只是看见冽红角很规矩地把虾在碗里摆整齐,然后蒙着头剥一个吃一个,表情很严肃,好像在审碗里的虾。非常君哈哈大笑,拿沾了油的一双手去抹纸,喜欢吃虾吗。

冽红角认真地想了一会儿,还可以。

非常君抬起眉毛,更不能辜负我手里的虾了,快吃。

于是冽红角真的乖乖低头吃虾,时不时喝一口水,用很诚恳的态度完成这个任务。非常君其实知道,她看人很准,就像一种可怕的预知天赋。或说是冽红角太容易懂,或说这种天赋在此时凸显端倪,非常君第一次看见冽红角,就知道她只是很纯粹的人,和天迹地冥不一样,她不需要调和,一种纯粹颜色怎么需要调和呢。地冥听见后冷笑,这多好,多少人求之不得的东西,你却毫不费力地得到…。非常君还是笑着,只是这种笑容没有温度,宛如表情只是薄薄一张纸浮在水面上,水下是鱼池、平地还是万丈深渊,谁也不知道。可总是少了东西的,非常君说,她那时候还和天迹地冥住在一起,刚打水回来,额上浮了一层薄薄的汗。她向来很容易相处,但骗人的本事很高超。冽红角听见天迹慢慢说,一般只有两种可能,要么从来没骗过人,依靠天真来要挟;要么骗过的人实在太多,是一种经验老道的熟悉。大多数人都会相信非常君好相处,甚至不太有个人特色。没有人会记得非常君何许人也,普通,温和,像水一样,地冥说,她学戏剧,因此说话的确很刻薄,实际上是很可怕的事情,非常君像水一样,随随便便就能一瞬间吞没所有人。你不害怕吗?

冽红角想了想,她只会说实话,但在地冥眼中看起来像撒谎:我不害怕。

地冥问:你从哪里来的自信,你和非常君认识很晚吧。

冽红角继续说实话:因为我溺过水…所以,我对水并不害怕。


冽红角在日记里写:我开始写日记了,这是我的第一本日记,是她帮我画上的封面,很漂亮,格外喜欢那只雀的眼睛。

今天去食堂吃了炒蛋和米饭,没有什么其他的事情发生,谈了一些话,见了一些人。

我做了梦,可是水是站在我这边的。

她没有生气,也没有教训我,也没有变得不一样,但我说的时候没有比如。


她放下笔,好像真的没有什么可写的,于是把笔放下了。非常君坐在她书桌后面,翘起脚来看一大幅山行图,手边有她泡的两杯茶,茶不是什么好茶,茶色却很好,冽红角只觉得这是在电视上才会出现的场景,她想继续添一两句,却发现添无可添。于是她合上本子,安安静静坐到非常君身边,非常君也没有回头看她,窗户外面的明月洒进来,外面是停车场,空荡荡地好像一片海面。冽红角觉得时间或许是真的可以停止的,比如在水中,比如在现在,她和非常君之前未曾共处一室过,但好像已经一起见过了千百轮明月共潮生。



非常君中心 | 傘

#人觉非常君生贺36h# 31日 10:00


我在明月不歸塵修了個粗糙的亭子,遠看不雅,近看過與灰陋,習煙兒拿起新匾時唉聲歎氣,漆到一半嚷我的名字,幹什麼我也要為你做這種活,要是好地方就漆起來了,覺君,你這裏平時也沒客,你也不在乎這一個亭,為什麼要修。我笑著提了劍,準備給匾上行字。我是不常拿劍的,地冥每次看見我都要說這是在旁邊撐傘看熱鬧啊,非常君。我十分誠實地點頭,所以你明白了嗎,好友啊,這樣打下去是不會有結果的。如果一定有結果,就是你們兩個兩敗俱傷,行行好,趕到這裏看也很遠,不如省我奔忙吧,如何?

不拿劍並非是因為不用,而是無可用之地啊。當年這個問題被拿來翻來覆去地問,問天跡,問地冥,問君奉天,到最後也沒有一個人是為了劍而拿劍。走劍道的時候君奉天與天跡要走正氣,鋒鋒成刃天地浩蕩,天跡看起來很沒心肺,說話時眼神亂飄,手裏一柄竹劍卻是青直的,他在我面前做比擬,手中的劍直指我眉心。打比方,治病要先封邪除惡,再除晦去病。我點頭,再問地冥,地冥說除晦或許不夠快,不如把傷口斬去。我說那人還要不要活了。地冥笑起來,那關我什麼事,他活下來,就能保證這輩子再也不受任何傷嗎?

那時候地冥穿得很普通,沒有那種過於睥睨的鋒利氣質,所居也不很高,頂多蹲在台階上。他問我怎麼不說話,人覺,你來套話的是不是。我說你這句纔是套話,答了就是要保他一輩子不受傷,不答就是要和你把這條手臂也斬去,你騙我說話,真是狡猾。

地冥後來也和我說了一些話,但記不清了。有時候就是這樣,我停留在這裏的時間夠長,記得很多事情的細枝末節,偏偏有一部分被擠出去了。習煙兒拍拍我提劍的手,覺君,在愣神啦。我對她笑,只給這塊匾勾了一圈邊。本來要刻幾從竹子,可惜過了太久,忘得讓人無從下手了,只好拿來兩塊邊角料來練手,刻茶壺,刻案板,給習煙兒刻麻雀,書房裏擺上的兩塊鎮紙都拿來。我問這個刻什麼,要留字嗎,習煙兒正在燒熱水,在柴火堆裏大喊大叫:留一隻蝴蝶吧,蝴蝶旁邊有一個月亮。

我隨手壓上了月牙,蝴蝶倒是弄得很醜,歪歪斜斜好像飛不起來,翅膀上留了兩塊,很像兩隻眼睛。習煙兒拍拍桌子,拿來看這塊鎮紙,怎麼是月牙,她說,指了指現在天上:明月不歸塵是圓月嘛,覺君,你改改。

我說也未必全是圓月,總會有缺的一天,也總會有圓的一天。

天跡有時候來找我,高高興興地帶著一張嘴來,高高興興帶著一張嘴走,本來我們也談論過許多沒那麽好的事,他就是有那個本事,還是高高興興地走。人世間越慘淡,我說的狀況越緊急,他更能分辨出更純粹的高興,天跡就是有這個誰也學不來的本事,生死關頭很可能他提出的要求會是給他上一隻雞,要足足浸過白滷水的,加草果和香料,配一碟姜蓉。誰的刀都要砍下,他第一件事可能是好心好意勸對方不要打了,他真的要吃飯。我本來一直覺得他是裝瘋,但聖人裝瘋和演出慾旺盛是兩碼事,最後我發現他的確是真誠的荒唐。天跡咬著茶點和我說,非常君,我知道大概不可能,但…。

有沒有這種可能,對吧。我這句話說得揶揄了,我說,既然已經是知道了的事,為什麼要問我呢。

天跡很緩慢地紮了一下眼睛,我想過和我問過是兩回事。

我說的確啊,我答應和我去做也是兩回事,無師自通啊。

修亭子其實沒那麽不容易,我想,總比去勸地冥天跡不要打架容易,再想想,其實除了生死,什麼事情對先天都很容易。要這句話改,可能死更容易一點吧。我給匾上拿朱筆批了兩從竹子,我不常和越轎子說話,不是因為疏遠,而是因為的確遇不到。有時候是因為話都說盡了,我總是這裏面看起來比較好講話的,我也以為是,總是很耐心為天跡提供一些方法,也為地冥提供一些方法。其實這是很麻煩的事,我想起地冥在做那道選擇題,看見君奉天理直氣壯地站在天跡旁邊,拿題來問我,非常君,你不是要制衡嗎,現在要怎麼選?

我說我不會拿劍,就拿一把傘吧,可以擋擋雨。

地冥愣了一下,如果下的不是雨呢。

我說沒有雨就收傘起來,有雨就撐開,遇見冰雹時傘是擋不住的,不被殃及也不現實,不如趕緊回家,不能再停了。

你難道就沒有想過把天直接捅破嗎,地冥問我,直接下自己想要的東西不好嗎,天天下金雨。

所以我只拿了一把傘。我回答說,但是從哪裏看出端倪的呢,我回答這個問題的時候再誠實不過,的確只有一把傘,再把誰罩在其下、再捎帶上誰、再和誰並肩,已是不行的了。

習煙兒說,回頭這間亭子修好,會不會有人來拜賀,覺君,我是不是可以收份子錢啦。

我提劍的時候背對她,習煙兒一直很聰明,但她也不會在這時候去看我臉上的表情,儘管我一切正常,但他她依舊沒看過來。我提起劍,這劍已經在水中沉了百餘年,連水都銹不了,纏在柄上的一塊布卻散了,摸起來又冷又濕。我還是在极厚的木匾上批了字,費力把它掛起來,習煙兒翹著腳煮茶,茶色很好,透過月光的時候,又有匾中的月倒影在其中了。我在水邊握住劍,站在舟上看她,不過兩刻,這劍又要沉到水中去了,見劍如劍江湖,但一切像沒有出現過一樣,非常君背上只有華傘,不見江湖。

我點頭,是啊,等下次誰來,第一件事情就是給你包份子錢。

紫醉金迷

她专扯了二两好绸子,水绿色的,对着一框镜围了半天,舍不得下针,找箱子里垫的两块门头布先下手。横竖是怕缝坏了,我才掌灯过来,好奶奶,你快收手吧,屋里暗,再看熏偻了眼睛。王熙凤笑骂,现在都是电汽灯,你也不是真心疼我,偏爱这一嘴和我蹬鼻子上脸。她对着灯穿针,手颤颤握着一条线,线走了三次,风飘雨摇地过了口,又一抖落下来了。几点了,我低下头替她穿针,抿着线才抬起头,八点了,这屋头漏雨,我才拿瓮接着。王熙凤纳了一针指给我看,脸上带笑的,我不比你,你还看过几天诗学,雨水落到瓮里还有意趣,我只明白要扒了这个泥瓦匠的皮。这笑有些太寂寞了,这点寂寞是满满一瓮水,遭逢振动,浅浅漾出一点洒到地上。但这房子不允许我们过活呀,我见过袭人几面,眼睛肿着,捧了一匣子硬了的点心。这是宝姑娘让我送来给你的,她点点头,相知说再多的话也没用,在雨檐下默默站了一会,回头又看了几眼就走了。心真是铁做的,我一点没看,捧着匣子放回桌上,只要我也不看,就永远不明白原来是水洒到地上。回屋时她还在睡着,脸上的表情终于出了瑕疵,像一张极浅薄的布盖在她脸上,布碎了果然露出些真挚的狰狞。她曾批评过就我装得最难看,平儿,是谁给你脸,在我面前使厉害。她笑道,涂头抹脸的,不就我一时没看住吗。我给她梳头,拿了两支水头很大的镯子,我说这话说来是解闷的,你不喜欢听,我好少废口舌。王熙凤笑骂,滚你娘的,你装也要给我装出三分得意劲。手给我,我今天戴你手上这只镯子,竟比我的东西好些呢。

我明白这样不过是掩耳盗铃,我也跟着她笑,笑得竟然恰如其分。没有地方可躲了,她从不肯认自己技穷的,都有一双手,为什么不能活着呢。王熙凤指给我看,如今你平头添脸,是我亲手给你缝衣裳。我说那我是不敢穿了,恐怕要添不明白多少年的脸,留着死了做齐整寿衣吧。她愣了愣,下床来要来撕我的嘴,一连走了几圈,人也气喘起来。我绕到架子后面躲她,她伸出手,我才看见这指甲竟然硬生生折了几根。好损的话,她让我住嘴,就用双指甲折了的手扶我,指缘上平白添了一圈血红的肉。她骂我,甚至还伸手抽过一个耳光,力气很小。平丫头住嘴,这是什么时候,说到最后竟有些哽咽了,低下头来纳着我的肩膀,这是什么时候了?她反复问完这一句,抱着我哀哀地哭,泪水已经不多了,偶然有两滴砸进雨水里,落个声响竟然还不过一刻。我也抱着她,我说这件裙子我来缝,我要嫌你针线不好,这裙子,我出嫁穿呢。不好是真的不好,我到底还是没哭,可是这雨什么时候能停啊,这泪被掰碎揉烂也未见止歇。王熙凤低低笑了,训我混说,出嫁怎么穿绿水头的裙子,我改日再改一套红的,你急什么。我说偏不要红的,我喜欢绿色,想娶不娶和我有什么关系,奶奶平白作践我。她拿了一张手绢擦脸,蹭下来眉上的一点铜黛,我早上帮她洗洗画好,我说蹭掉了,再画一次吧。她说平儿,我画了给谁看啊。我说给我看,我横竖不是人吗。她还笑起来,瓮里的水又震出来一些,尾音凄惨又尖利。她拉着我的手把最后一截不值钱的红线绳褪下来,我今天要戴你的,竟比我的东西好些呢。

地人 | 沉海剑

*非常君视角,时间线篡改,借了一个平台谈话

*很雷很胡扯,请小心食用


明月不歸沉不會落雪,我給地冥好聲好氣解釋,因此沒有孤燈點雪,沒有舟行覺海。說時在煮茶,習煙兒不在,只好我親手來拾松枝。這傘現今支在爐旁,地冥從不動這把傘,如今竟伸手來撣傘緣上的流蘇。我說好友,你不喝茶,就是不給非常君面子啊。

地冥看人往往睥睨,如今才露出一點神色來,半數人在他眼裏是茫茫蓋天的大雪,雪化雪凍,是去是留是無謂;再半數人更像雪下埋的草,用心一下就火燒,看明年是否真會再長;不用心就拿雪蓋上,說實話,走在雪裏的人又如何能注意到雪下是否有活物呢。這是假慈悲,萬物不問,就是真放逐了,我撐起傘時搖頭,地冥問我搖頭做什麼,這一方天地暗暗無日,你再看也是看不透的。我說這規劃實在很不容易,不費力氣嗎。地冥見我時沒還生出嫉妒相,耳畔垂了一串金飾,根根如針,鋒利得很。身上臉上硬生生點起幾筆鋒銳的金,我嘆氣說這個不好,太利,打傘會傷撐傘人。地冥對我慢條斯理地笑了,非常君,你對昡者做了數百年朋友,對這種事情還會有意見。我放下手裏的傘看他,非常君與你做了數百年朋友,所以你和天跡可以停一停了嗎,生靈塗炭啊。

地冥說我始終說這句話有幾分假,演技不夠高到騙他,生靈塗炭四個字出口,你看的是天還是地。

我正在給他一隻玻璃杯起名字,玻璃杯盛茶,碧光更透三分釅,所以隨口說天地都太遠,看的是人。

地冥問我和天跡說了什麼,我說我說得都是實話,講時更誠懇,倒有傘上的一柄流蘇落了,恰恰藏回掌心。我說一模一樣,我對天跡也是這麽說的,你們倆不會見我面子,公平在此啊。

我把茶遞給他,沒拿高腳杯來裝。明月不歸沉剩下幾間落灰的空房,封頂的茅草被吹飛了三層,沒人修也沒人做所破歌。唯一會做歌的地冥現在忙於對這杯茶進行挑三揀四,本來要說的,這次卻什麼都沒說。我早就明白詩才很差,覺海這樣的名字確實是隨便起的,明月不歸沉為什麼叫不歸沉,劇作家後來問我這個問題。他在塵世不常出現,除非在他的劇場。這次是在一間茶攤上,喝茶用土陶碗,茶裏泡了點廉價的藥材,永夜聞了聞就不喝,我說你浪費別人一番心意。劇作家是有品位的,我笑著勸他嘗一口,好友,這就是人世的滋味啊。劇作家兩條長眉一壓,人覺,你在這裏呆得太久了。我喝了一口被藥草茶嗆到,邊笑邊咳,我說是啊,那好友也不必問我這樣的問題了。

明月是覺海之上,不歸沉是覺海之下,地冥說我這是大江,不配叫海。我站上竹筏撐水而過,請好友站穩吧,覺海兇險,不能不防啊。當年這柄傘裏無劍,傘只是傘,劍只沉在江底。再行,就是江心一劍,冷鋒點上月梢時出水,握來只是發冷的鐵。過了江心,再看時劍又映在水底了,劍尖抵的是竹筏行處,非常君肩上不過還是一柄華傘。地冥說,非常君,往日你從不出劍,藏在江裏啊。我說劍是很隨便出的,人人來覺海,人人能看見這口劍;有人不信這是劍,所以只是水罷了;好友相信這是非常君藏的劍,劍鋒之利,貨真價實。

其實我不愛這濕的冷的,明月不歸沉百年中岸上都燃著不滅火,習煙兒見我時盯著火,抱怨我出門太久,煮茶的水已經干啦。我笑道你行行好,為覺君再烹一杯吧。習煙兒說有個拿劍的人尋我,我說明月島上見明月,不見江湖。這江湖上拿劍的人太多,當年天跡法儒都選劍,天跡說這是衛道,君奉天說這是正法,兩句來擲地有聲,那時我手裏沒傘,還在地上燒爐。地冥來問,非常君,你的答案呢。一來恰好捅出一陣煙氣,吹過后露出地冥的臉,頰側有兩筆灰煙。平時切磋用的劍是鐵劍,我隨隨便便拿了一口來捅爐灰,劍尖被燒得發紅,撞在石上就缺了一角。這裏人人都是奇才,君奉天學三天懂劍意,玉逍遙學三天能劈大石,我手中空空,只好隨隨便便握了。地冥說我意志不坚定,我說劍不就是劍嗎,一定要捏造一個道來給他偉嗎。

地冥喝茶的時候開口,那是你第一次露馬腳吧,我想了想把這句話蓋過去,我只說過這一次,這口劍不也衛道十餘年嗎。這句話說來是很可笑的,我又覺得可惜又覺得可笑,因此就笑了。地冥神色很平靜,他身上甚至沒有血,有血也已經被中途來的一場雨擦乾淨了。我的衣服很難洗,見了血就更難,他開口時也平靜,非常君,你頭髮都是散的,束整齊再來。我誠心誠意披頭散髮道了歉,只是時間未夠,好友,這口劍再出鞘就要是夜時了,明月不歸,始終是夜時。

我從江畔提起這一口劍,不是孤峭天引也不是天可明鑑,非常君的劍甚至無名。劍鋒薄削,我說出劍很容易,再進時只有一行一招,我將劍抵到地冥頸側,我說當年的事似是而非,結果也只有似是而非,好友,你滿意了嗎。

非常君中心 | 救火

*现pa,基本是一些三乘,轻微地人地,很雷很胡扯,全凭杜撰

*如果可以接受请:


来的时候我给剧作家拿了一笼灌汤包,门口楼下的肉馅。头回吃的时候他不会咬,我说,先拿筷子夹起来,我还没说完话他就下口,被烫得面色铁青,永夜嫌我祸害他的衣服,狠狠地对我翻了个白眼,我意味深长看他,这又不怪我我话都没说完,好友,性急啊。

永夜剧作家嫌我假,说话之前诚意先跑三分,剩下三分压在手里,再剩下三分全部下肚,最后一分是矫饰,他一眼就能看明白。但他话不喜欢说尽,戏剧语言说明白就会美感全无,非要让人自己去悟。小时候他和天迹争骑大马,全靠猜拳,输一回谁做大马。猜拳这种东西怎么可能次次都赢呢,我叼着草梗看天迹地冥打架,君奉天皱着眉头往旁边一坐,我把另一根草递过去,君奉天说不要,什么东西往嘴里放。我说酸枝草,真不去劝劝吗。君奉天说不用,玉逍遥一会儿打累了,我就回去了。我说你就来看戏,还是怕谁打上头劝架呢,好处都被你占。君奉天看我时停了一下,他说非常君,你是来干什么的。我笑眯眯换了一根草,看打架啊。

到现在还争,天迹看起来好像很能退让,人也摆得很随便,实则人骄傲,打着打着就的确成了真打。现在地冥嫌打架掉架子,就换了方法来争,争地位,争暗线,争布局。我上次去看他,半夜三更他家不开一盏灯,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对着窗外的大月亮抽烟,我说黑灯瞎火的你不用看路,谢谢你啊。永夜阴阳怪气和我说不客气,你看月亮好不好。我真诚地看了一会儿,真诚地开口,不错,好像一只刚烧好的大饼。

非常君,你在和我闲聊啊。永夜披了一条斗篷,伸手去逗他养的兔子,给兔子又是穿衣服又是戴帽子的,真是麻烦事。我刚嘟囔完被他拿冷茶水浇了一脸,永夜的脸突然挨得很近,我头发直滴水,没什么好气地拉他的斗篷后面擦脸。永夜看起来不大高兴,但他又喜欢演,只能亲手来掰我的手,我笑眯眯地说,好友啊,现在闲聊也要提前通知预约吗,那我过会儿再来。

我说,月亮好看不。

永夜手里拿了一个速写本,封皮上被他摁上密密麻麻的颜料指痕,他说人觉,你和天迹都单纯得像一池水,他错在他以为水被冰蒙住就看不清,你呢。

我给他倒了一杯热水,我呢。

剧作家说,你是一池浑水。

我搭公车晃晃悠悠到他家楼下,剧作家远看皮笑肉不笑,我把小笼包往他手里一塞,我说没筷子,自己掂量着吃吧,反正周围没有人。

永夜剧作家顿了一会儿才笑了,非常君,你是劝我把你灭口啊。

打住,我说,我本着这种情份来看,不代表我愿意帮你浇火。永夜剧作家头发是橙红色的,不是很单薄的红色,而是几十年的红颜料都凝固在一个盘上,现在这个调色盘被拿去冲,水流过,被晕染出几层稀薄的火,慢吞吞烧着地上的花架。

你不会搞唯美主义的吧,我去看地冥的画展,面前一副空白纸,最中间被戳了个不规则的洞,里面影影绰绰露出来内脏一般的鲜红色。我说哎,不看了,在往上说不定是砍谁的头,装进银盘里。快吃饭了败我胃口。地冥说不是,这是他在所有里面最喜欢的一幅画,后面只是布展的红砖。我说你最喜欢的画是一张白纸,上面有个呼呼漏风的大洞。

我说我只能想起来你被君奉天劝架打得呼呼漏风的门牙,好啊,君奉天不是讲公正吗,我多讲义气,给天迹嘴上也打了个呼呼漏风的大洞。

我说然后你俩找我麻烦一直持续了半年,差不多得了。

永夜拿他的手杖压我的脚让我闭嘴,我说你们就不能喜欢漏风的大洞吧,填上看看。

剧作家看了我一眼,这双绿眼睛像晚上的猫一样,他说非常君,你不是也知道吗,填上,这张纸就和其他毫无区别了。

剧作家在我旁边吃灌汤小笼包,这次连醋都不沾了。我看着面前迎着风起来的火势,仿佛这种火色已经从他发梢滴入火中,燃成一片,要从这座房子里再榨出什么剩余的汁液,倒流滴向一轮硕大的月亮。火风吹到我脸上,这是郊野唯一的亮处,路边坐得人屁股发麻,我拿了他两个垫子,本来准备一个坐一个靠,呜呼哀哉,但剧作家狠狠剜了我一眼,我就把剩下那个给他了。我说不是差不多就行了吗,天迹坑你一次,你坑天迹一次,这日子不无聊吗。

剧作家对我说,非常君,你很有聊啊。

我说一点意思也没有,你们打架我来劝,劝了还是打,我说话像漏风的大洞,有什么意思。

毕业以后,不出所料天迹君奉天进机关,地冥出国三年搞艺术,我夹在中间研究在机关吃饭的艺术。践行会随便办的,就在学校旁边左拐八步的烧烤摊上,风大,一直吹得火星子乱窜,君奉天迎着风坐就一直皱眉。我说要不都坐过来吧,以后把头发点着了当迎风火炬终究是有点不好看。天迹绕开一串烤韭菜去拿鸡翅,甩起来的油星溅了地冥一脸。地冥伸手要去打,我只能抢在前面开口,又不是故意的又不是故意的,好啦好啦就随便吃一顿吧。于是大家都坐在桌一边,对面敬酒的位置空无一人,还是随便喝了这杯酒,地冥没和听见说话,玉逍遥斜着眼瞅君奉天,君奉天也没看烧烤摊,目光撒在很远的地方。他本来想说点话,现在的确是一句话都没说出来。我没喝多,但是装醉的本事很厉害,永夜也写不出我这么精彩的本子。他的故事棱角太锋利,读的人多看几眼,要么因为共情心伤;要么因为完全不共情而忽略掉主线,再真实的话说多了都是精彩的谎言,这一看又耗费时间,一低头鲜血淋漓,不由开始暗骂剧作家是个发病的人。

他给我读的时候故意语气很抑扬顿挫,我正在电脑上打一篇游记,无聊就临一篇碑帖,悠哉游哉,永夜问我写得怎么样,我说嗯嗯此曲只应天上有啊人间哪得几回闻。剧作家笑起来瘆人得很,一眼过去只有这头姝丽的红发和金绿色的眼睛发光,他说我糊弄他,非常君,胆子大啊,现在干睁眼说瞎话。我说嗯嗯此曲只应天上有啊人间哪得几回闻。剧作家凑近来看我的游记,顺手把电源给掐了,我说你干什么犯病,你给我发工资?永夜慢悠悠掐着我的脖子又读了一遍剧本,语调意思不乱。我一开始去拿他的手,最后越掐越紧变成狠狠踩他的脚。永夜读完,像是看了我一会才松手,怎么样,他问。我说我半条命都快被你掐去了问我怎么样,你读唐璜做什么。

剧作家眉梢挑高,原来好友分辨得出来啊。

我说分辨不出来,我常去的饭店最喜欢歌剧魅影,天天听think of me。

剧作家看起来若有所思,非常君,你长相很锋利啊。

我哈哈一笑,那还比不上你的嘴。

君奉天尊贵的爹见过我,一直以为我属于能把天迹地冥拉开的人,真心实意的老实时间过太久了,只会演变成真心实意的谎话。其实天迹地冥打架我确实拉过,但从他们互相花拳绣腿,最重的就打在我身上时,我捂着牙决定,以后都坚定地等他们打完。天迹见我时问得最多的是有什么新饭店,君奉天问得最多的是你看见天迹没有,地冥说得最多的是滚,大多不是骂我,只是我恰巧在旁边听。

地冥问我你的猫呢,抱来没有。我说丢了,顺带顺走了我的一整袋猫粮,马上冬天了,小东西真是精明。我毕业捡了只流浪猫,黑白花的,下巴上一圈白绒绒,抓了我三次以后终于扭着猫去打了疫苗,起名无神论,因为我那段时间被超验主义骗了个大跟头。和猫没什么故事,养了两年立刻跑了,连个影子都不剩。剧作家阴恻恻地对我笑,真遗憾,本来觉得黑白花的帽子不错。

我说你别打猫的主意,不然赔我疫苗钱。

面前的火更大了,木质结构的屋已经被烧塌了,阵阵尘浪翻滚,燎得田野的成像都有点发抖。剧作家手里只拿了个本子,问我几点了。我说不知道,不敢让你住我家,你一时兴起把我房子也烧了,我藏了好几年的菜谱。永夜说如果有火,救你还是救菜谱。

我说你谈笑话呢,你一个都不会救。